十六

“小侯爷,功夫就两样,一个是功夫,一个是疼。”

静心、静心、静心、静心💂

南方也终于下了雪,我拎着大包外卖出来,拉起兜帽跨上电动拧亮大灯,准备一气呵成来个绝尘而去。
却突然听到十二月的奇迹,真的太应景了,亲切又震惊,我保持着动作停在那里,一直听到下一首歌。从几年前到如今,这首悲伤的歌总能让我感觉到冬天温暖的味道。

如果不是今天碰巧听到歌,我大概永远也想不起来了。再如果我能记得,今年冬天,我来点一首十二月的奇迹吧 。

      “反正这些都没发生,我一直就只看眼前。”
   “嗯,”顾飞笑笑,“大气。”
   “不回头,不东张西望,什么事儿都没问题,边走边回头容易摔,”蒋丞偏过头,“最多抽空看看你。”

┌为了不倒flag硬撑着看完题,就着倒下去的别扭姿势,几乎脑袋一沾枕头就睡着了,还有知觉上来就做了个噩梦。
脑袋沉得像砸在了地里,还飘飘乎乎合计着就这两个多小时,一直做噩梦可太亏了。努力把这个成型的想法重复了好几遍,瘫成一张纸片的某人连口气都叹不出来,终于用力晃了晃头。

good,重睡。┐

噩梦什么的小意思,醒来觉得太逗😂 主场优势,主场优势……

一个人有两个我,一个在黑暗里醒着,一个在光明中睡着。

沙与沫

你如果真的睁开眼看,你会在一切形象中看到自己的形象。
如果你真的竖起耳听,你会在一切声音中听到自己的声音。

真理需要我们两个人来发现:
一个说,一个理解。

虽然语言的波涛永远覆盖我们,但我们内心深处却永远沉静。

嗯,一到晚上,就不知道我的脑袋切换成了哪个模式?万籁俱寂,我的呼吸声打破沉默。我感觉自己正是这样真实地存在着。说什么呢,我在说,晚安,小家伙(¦3[▓▓]

我在这里爱你 聂鲁达

“有时我在清晨苏醒,我的灵魂甚至还是湿的。”
该怎么来形容我激动地想跳起来,又真的一下平静下来的心情(〃ノωノ),想念大海🌊🌊 ,哗啦哗啦啦

“我在这里爱你
在黑暗的松林里风解脱了自己
月亮像磷光在漂浮的水面上发光
白昼 日复一日 彼此追逐

雪以舞动的身姿迎风飘扬
一只银色的海鸥从西边滑落
有时是一艘船
高高的群星

哦 船的黑色的十字架 孤单的
有时我在清晨苏醒
我的灵魂甚至还是湿的
远远的 海鸥鸣响并发出回声
这是一个港口
我在这里爱你

我在这里爱你
而且地平线徒然的隐藏你
在这些冰冷的事物中我仍然爱你
有时我的吻藉这些沉重的船只而行
穿越海洋永无停息

我看见我自己如这些古老的船锚一样
遭人遗忘
当暮色停泊在那里
码头变得哀伤
而我的生命变得疲惫
无由的渴求
我爱我所没有的
你如此的遥远

我的憎恶与缓慢的暮色搏斗
但夜来临并开始对我歌唱
月亮转动他齿轮般的梦

最大的星星借着你的双眼凝视着我
当我爱你时 风中的松树
要以他们丝线般的叶子唱你的名字”

总之,我又来报到了,生日快乐鹿哥(๑˙ー˙๑)
希望你永远是个爱笑少年呀

“当你背单词时,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
你算数学时,太平洋彼岸的海鸥振翅掠过城市上空
你晚自习时,极图中的夜空散漫了五彩斑斓
但是少年你别着急
在你为自己未来踏踏实实地努力时
那些你感觉从来不会看到的景色
那些你觉得终身不会遇到的人
正一步步向你走来。”

深夜是中二时间,很可惜评论不是我写的。比起一定要做的事,很多远远近近的日子就像梦一样敏捷地跳跃过我的肩膀。我深知自己从何而来,在我陷入疑惑而沮丧之时,我得到来自他们的力量。我想,一切还不错啊。
I'm not looking for somebody with some superhuman gifts.  Oh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.